第44章 改命(1 / 2)

因果劫 荒山老狗 1041 字 7天前

“而且,人家还有个很厉害的师父,那可是位隐世的高人,当年在藏区修过密宗,有通天的手段,你要是能结交到那样的人物,以后的路就好走了。”

我难免有些沾沾自喜,那三千真没白花,以我的社交手段,后续结识到杨业的师父,应该不难。

眼下,我们李家最大的敌人,只有一个,那就是湘西蛇相!

多认识个高人,李家也就多一道保障。

每天,陆续有人来我家,找老姨看事。

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,很奇怪,东北这边,老辈弟马的堂口,香火大多都很冷清,反而有不少12,3岁的孩子,开堂口给人看事,而且看的还特别准。

这些孩子原本好端端的,傻不拉几的,和普通孩子没区别,突然一夜间,就让仙家上了身,举手投足间,变的老气横秋,一开口,说的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阴森往事。

他们才多大?那时候的事他们咋能知道?

管人要烟要酒,更是毫不含糊。

哈市这边,有个13岁的小丫头,拜的是狐大仙的堂口,特别有名,每天找她看事的,都有好几十号人。

据说这小孩看事,从不问八字,一眼瞧过去,就能把对方的过往,说的清清楚楚。

单单这一点,我奶奶当年极盛之时,也万万做不到。

老姨说,这世道变了,老辈的弟马,终将要淘汰在历史的尘埃中,以后,是这帮孩子们的天下。

……

我一直在想着阴楼这件事,每天坐立不安,我渴望着也能分它一杯羹,从中获得些造化。

我的术,始终局限于千尸眼和大狐狸观想法,目前来看,很难再有进步了。

千尸眼,其作用只是通过吸收阴气,让我获得视力,严格来讲,千尸眼并不算是术。

观想法深不可测,对我的斗法提升巨大,但这个术,属于被动防御,如果对手结印速度过快,气场突然发动,观想未必就能及时做出反应。

我急需从更大的机缘中,获得启发,从而揭示出黑相术的更多奥秘,学到新的术。

我不能再等待了,必须立刻行动起来。

几天后,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,决定按地址,先去拜访周昆的家人。

都过去这么久了,也不知道他的钱在不在了。

欧阳薇正好闲着没事,非嚷嚷着要跟我去,我就把小姑娘带上了。

出门前,我还特意看了眼手臂上的印记,这是个深灰色的梅花图案,像极了纹身。

我对着纹身说,周大哥你放心,你家人的事,我一定给你整的明明白白的。

谁知刚出小区大门,竟遇上了熟人。

我大老远,就看到两男一女,三个人正站在路边说话,还都特眼熟。

我细细瞧去,这三人,不就是高富贵,王秃子跟孟诗诗吗?

高富贵显然刚放出来,还留着头标准监狱圆寸,一张拉长的驴脸,冻的面目狰狞。

这人就挺操性的,他和我同岁,又是同村的,当初我俩一起来哈市闯荡,我当风水师,隔三差五,百地赚,没啥大钱,但至少饿不死。

高富贵不行,他从服务员,保安,再到外卖,快递,干的都是些底层牛马的工作,最后竟沦落到上街发传单了。

那时我还没瞎,高富贵跟我喝酒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和我诉苦,说他以前,一直自我感觉很高,处处高人一等,将来一定是当老板的命。

结果进城打工了,才发现社会真难混,大学生出来都得进厂拧螺丝,更何况像他这种没学历的人,压根就不可能找到像样的工作,处处看人脸色,受人排挤。

他现在发传单,每天50,80地赚,连吃饱饭都成问题,混的这么惨,等过年回去了,不得被同村的往死里嘲笑?

那年,王秃子都已经是洗浴城经理了。

我劝他慢慢来,现在的世道,跟几年前不同了,全民失业,每个人都很焦虑,都是满腔戾气,谁也不好混。

你去星巴克,麦当劳里看看,坐满了失业的老爷们。

网约车司机路边猝死的新闻,更是比比皆是。

你觉得你惨,你想想那些买到烂尾楼的?

高富贵突然扑通一声,跪在了我面前:“三坡,咱俩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亲兄弟,你帮我一把,我一辈子记着你的号!”

他要我给他改命,我要是不答应,他就不起来。

我俩的确是关系很好的发小,小时候高富贵帮我打架,被一群大孩子揍的鼻青脸肿,后来他哭着来找我,说我坑了他。

想起儿时的往事,我心里一软,就问他:“你想改先天,还是改后天?”

命分先天,后天。

涉及先天的元素有八字,姓名,家庭,内在,外在等,这些初始元素,决定人整体的命盘,有些是你生下来之前,由天定的,有些则是继承于你的父母。

后天的元素则有气运,财运,寿运,心性和桃花。

当时高富贵跟条狗似的,跪在我面前问:“改先天和改后天,有啥区别呢?”

我把他扶起来:“后天的东西好改,而且安全,没什么反噬,缺点是起效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