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粤语歌曲大杀四方,锦鲤拇指粉扑正式上线,带货能力被质疑(1 / 3)

李荨芳没想到连宝芝还敢回呛她,暗暗把她给记住了。

邱琦雯看了连宝芝一眼,好歹之前当过同一档综艺的导师,但她跟连宝芝的关系并不好。

印象中,连宝芝总是针对锦梨,怎么这个时候,反而怼起李荨芳来了。

又有一个一线女明星走了过来,这个明星今年爆了一部古偶剧,风头正盛。

李荨芳笑笑地跟她说了几句话,那个女明星不咸不淡地回了几句。

倒不是不愿意搭理她,而是有点慢热,对不熟的人谈不上热情。

三月天在红毯上出现,引起记者一阵骚动,叫他们拍照的声音堪比粉丝追星。

李荨芳听见这动静,不由羡慕地说:“三月天的人气还是这么旺啊,这都多少年了。”

她说完后,没有一个女明星回应她,这让她不由有些尴尬,干脆闭上嘴不再说话了。

现场导演操控着摄像头,扫射每一个区域,给明星增加镜头。

其他区域的明星都有说有笑,就李荨芳这个区的明星什么都不沟通,很是沉默。

自然而然的,关于她们这片区域的镜头就少了很多。

三月天落座后,陈凛左顾右盼,想找熟人。

顾澄的声音传来:“别看了,粉色少女全体都没有参加这场活动。”

陈凛眼睛睁大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顾澄挥了挥手机,“直接在大群里问的。”

陈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我都忘了可以在大群里问,不过你不会觉得当众问她们有没有参加这个活动,不太好吗?”

顾澄轻轻一笑:“小凛,只有从来没参加过的人,才会觉得这种活动很重要。

但姐姐们对这些活动都参加的腻烦了,所以并不在乎,粉色少女辉煌时,跑的通告不比我们少。”

严星栋赞同地点头:“对,我们再红,也冲出不了亚洲。

但粉色少女那时候冲出来了,差点都要被封为‘亚洲第一天团’,她们什么活动没参加过?”

说白了,姐姐们都比较务实。

比起搞形式主义,免费给品牌方捧场,她们会更倾向获得实际利益。

如梦令这场活动搞得风风火火,但并没有给明星通告费。

明星都是冲着想跟品牌交好,外加出几张红毯美照,所以才过来。

现在很多颁奖典礼、各大视频举行的XX夜、晚宴,都是白嫖明星参加的。

这种典礼虽然没钱,但明星不能不参加。

比如跟颁奖有关的年度评选,没作品入围的明星,想去都去不了。

而其他各种尖叫之夜,如果你不去的话,反而会让网友认为你档次不够高,所以没接受到邀请。

除非明星知名度够高,哪怕不参加,也不会让网友觉得你没资格。

像是这次的活动,粉色少女所有姐姐都没来,但网友肯定不会觉得她们没资格,只当她们不想来。

陈凛搞明白了其中关系,又是一叹:“我没她们看得开,什么时候我也能混到这个地步?”

罗奕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:“你要能混到她们这地步,妥妥就跑去退休了,哪还在娱乐圈里混。”

严星栋这时面带微笑地说:“都整理好仪态,我看见摄像头扫过来了。”

其他几人立刻肃了肃脸上的神色,端的是一副温和有礼、平易近人。

随着一声声尖叫浪潮出现,仿佛也拉开了夏日火热的序幕,所有明星都加入抢夺曝光的浪潮中,频频在如梦令的活动里贡献出圈美图,热搜一个接一个的上。

别人眼里的夏天:晶莹剔透的冰块、风铃、小溪、柠檬水、烟火,晚霞,肆无忌惮的大雨。

而锦梨眼里的夏天:观察,做题,看剧本,继续观察,做题,看剧本,可恶的大太阳。

在《我叫歌手》歌单公布的前一天,隋玲芳打了通电话给锦梨,想从她这里曲线救国。

隋玲芳话语里十分无奈:“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唱经典情歌,将优势扩大,反而非常头铁的要唱粤语。

她跟我说粤语市场很大,上一世纪也风靡过很多粤语歌曲,但现在市场不一样了,粤语的衰落是必然的,没看今年都没一首粤语歌爆出来。”

锦梨安抚她道:“芳姐,可能梦梦想配合节目组,她要是唱国语经典情歌,太过有优势了。

两场比赛,她就把老牌的天王天后给压下去了,别人面子上也不好看啊!”

隋玲芳无语道:“可节目组让她避开情歌。”

锦梨立刻接话:“但避开也不可能避开,不发挥自己的长处,不是等着挨骂吗?

所以梦梦依然要唱情歌,但可以配合唱一些小众情歌。”

隋玲芳无可奈何地说: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是站在奚梦泽那边的,帮着她来说服我。

按我说,既然节目组敢搞现场直播,就不可能把选票弄的太过火,奚梦泽照样去唱她的情歌,也完全没问题。

我们干嘛要听节目组的话,明明是他们安排直播竞演,很难浑水摸鱼。”

锦梨不由笑了,芳姐这八成说的是气话。

按照《我叫歌手》过往火起来的路线,哪